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
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让人脚趾抓地的何止是“社死”现场

编辑:admin 日期:2022-07-03 00:06 分类:课外读物 点击:
简介:这是近期热播的综艺节目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中,宋丹丹在主持人许天奇的协助下读了一封满是字母缩写的来信,将其中的yyds(永远的神)读作丫丫ds。 信中类似的缩写还有yysy(有一说一)pljj(漂亮姐姐)xswl(笑死我了)熟悉饭圈文化的人对这类字母缩写如数家

  这是近期热播的综艺节目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中,宋丹丹在主持人许天奇的协助下读了一封满是字母缩写的来信,将其中的“yyds(永远的神)”读作“丫丫ds”。

  信中类似的缩写还有“yysy(有一说一)”“pljj(漂亮姐姐)”“xswl(笑死我了)”……熟悉饭圈文化的人对这类字母缩写如数家珍,但对于老一辈来说要理解这些字母实在是强人所难。

  最令人尴尬的部分,不是长辈被饭圈缩写难住这种老生常谈,而是这一封信件的内容生拉硬扯,像是为了尽可能多地凑缩写而强行硬编而成。

  这档号称“探索群居生活可能性”的节目,处处都透着这样的尴尬氛围。节目刚刚播出两期,已经贡献了无数争议话题。

  节目组希望15位嘉宾能够在远离城市的桃花坞中,打破孤独、共同生活21天,从而构建一个集艺术、人文、科技于一身的理想的生活社区。但是,年龄不同、职业各异的三代人聚集在一起,想要在短短三周内相互磨合,形成一个所谓的“大家庭”,这个目标从一开始就很难让人信服。

  从播出效果来看,尴尬和措手不及才是常态,节目一开始也有意强化了这一点。周也和孟子义的“商业互吹”,作为长辈的宋丹丹对小辈从代表作问到理想型,辣目洋子说错汪苏泷的作品,张翰拒绝介绍自己演过的剧集……观众如果共情能力稍强,这些“尬”上热搜的场面就足以让他们浑身难受。

  事实上,陌生人初见的窘迫不可避免,节目中展现出嘉宾们社交的真实场景,让同样是“社恐”的观众感同身受,是节目“真”的一面。节目本身试图营造出嘉宾从个体走向群体,经历破冰、磨合,最终产生友谊的过程,以完成“探索美好群居生活可能性”的社会实验。

  所谓的“群居”是什么?节目中嘉宾们各自组成了小团体,迅速形成了类似“家庭”的生活模式,看起来似乎十分温馨美好,但要融入集体生活必然有妥协和磨合。例如,周杰就放弃了健康饮食和过午不食的习惯,接受节目中的“农药饭”。

  第二期节目中十五个人“集体午觉”的行为艺术则是更进一步的“集体迷惑行为”。十五位嘉宾围成一圈躺在正午阳光的暴晒下,许多嘉宾都表现出了不适。在后续采访中他们表示,“既然需要就配合。”

  嘉宾之间缺乏真正的沟通和共识,仅仅为了节目效果而妥协。从目前来看,节目要探讨的核心——“社交”问题,仍然是一场乏善可陈的综艺表演。

  从节目形式上来看,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集慢综艺之大成。让一群年龄各异、不熟悉的嘉宾一起相处和磨合,是乡村田园版的《花儿与少年》;嘉宾们在远离城市的村落中做饭、生活、谈心,又有些《向往的生活》的味道;要求嘉宾对桃花坞进行建设和经营,又掺杂了《亲爱的客栈》《中餐厅》等经营类慢综艺的元素。

  在综艺节目中,共同完成目标任务是嘉宾们了解和相处的重要桥梁。在这方面,虽然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提出了“建设社区,振兴乡村”的美好愿景,但节目组并没有具体清晰的目标设置,嘉宾们的理解更是有限,提出的冥想室、烘焙坊、图书馆、广播站、拍摄宣传等方案,大多停留在“过家家”式的玩闹阶段。

  任务设置的不清晰,导致节目流程混乱。除了原本性格活泼、自带笑点的“气氛组”还能够抛梗讲段子博观众一笑之外,其他嘉宾难以表现自己,所谓“社交实验”也成了纸上谈兵。

  纵然旁白从节目伊始就喋喋不休各种生涩的社会学概念,但缺乏真正深刻的事实依据,显得浮于表面。

  例如,把舒淇和宋丹丹与郭麒麟开玩笑解释成情绪能量,把集体交伙食费说成是同伴压力,正常吃饭也要配上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……将嘉宾们正常的沟通和行为强加理论解释,像极了学生时代写论文时学术能力不够用理论硬凑的样子。

  与这些不知所云的理论相比,“苏芒说一天650伙食费不够”的话题反而更加吸引观众的眼球。虽然播出后节目组解释650元是21天的伙食费,但这并未遏制舆论的发酵,甚至引起了关于明星高餐标问题的讨论,这也进一步加深了观众与嘉宾之间的鸿沟。

  一档好的社会实验类节目需要专业的环节设置、嘉宾的全面投入和观众的广泛共情,而目前来看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有的只是热搜榜上层出不同的争议话题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